桐山涟为什么不出名

桐山涟为什么不出名

其利小便,出竹木刺与瞿麦同功。虽有湿热辛温,无毒。

然大泄肺气,阴虚肺热干咳禁用,以其性专温散而无培养之力也。伤寒余毒发于耳前后,用此一握,同白芨、白蔹、大黄、大蓟,苎根共捣成饼,入芒硝一钱,白蜜少许,和贴留头,干即易之。

有人嗜酒患香港脚甚危,或教以巴戟半两、糯米同炒,去米,大黄一两炒为末,熟蜜丸,温水下七十丸,仍禁酒遂愈。《本经》治咳逆上气,惟质实气壮暴咳者宜之。

一名野丈人苦微寒,无毒。 食积火,黄土拌炒。

走表药中则生用之。 与细辛同用治厥阴头痛目眩,又足少阴经伏风头痛,两足湿痹不能动止者,非此不治。

芦治脐下坚癖,小便不利。勿误用钩吻,钩吻即野葛,叶头尖有毛钩子,又名断肠草,误服杀人。

Leave a Reply